鑫椤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市场杂谈 » 正文

锂的战争(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15  来源:建约车评
    全球汽车产业正朝着新能源方向大步狂奔,中国亦将电动汽车战略上升为基本国策。
 
    新能源变革正如火如荼……
 
    而,锂——地球上质量最轻的金属,动力电池中最不可或缺的核心原料,就注定成为全世界为之关注和争夺的焦点。
 
    一幕幕锂的战争,正在加速上演……
 
    壹
 
    多年以后,站在西澳大利亚格林布什(Greenbushes)巨大的矿坑边沿,蒋卫平依然感觉恍如隔世、如梦似幻,甚至还是不太相信自己,已经成为眼前这座全球最大锂矿山的主人。
 
    当年那场惊心动魄的锂矿争夺战,今天依旧荡气回肠。
 
    2012年8月23日一大早,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就看到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公司(Talison Lithium Limited)发布的公告,公告称全球锂业巨头洛克伍德锂业公司(Rockwood Lithium)拟以每股6.50加元,共计7.29亿美元的总价全面收购泰利森100%股权。
 
    晴天霹雳。
 
    作为一家锂化工企业,天齐锂业的主营业务就是将锂精矿原料加工成碳酸锂及其他衍生产品,而供应着其生产所需的全部锂精矿的正是泰利森。如果泰利森被别家收购,则无异于从原料源头被人卡住了脖子,形势就会变得无比被动。
 
    天齐锂业从1996年开始就从泰利森那进口锂精矿,最高峰时要占到后者每年出产总量的三分之一还要多。可即使是这样,每年在谈判桌上还要受到对方的反复刁难,没有任何话语权可言。
 
    没办法,这个产业链从来都是这样,上游资源掌握在谁手里,谁就是大爷,谁手里有矿,
 
    谁就说了算。
 
    而让蒋卫平细思极恐的是,收购方洛克伍德公司还在全球拥有多处锂矿资源,一旦对泰利森收购完成,为了达到控量提价之目的,其极有可能将泰利森关停用作战略储备。
 
    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无异于砍断了天齐锂业的生存根基。而更可怕的是,中国整个国家的锂资源安全都将受到极大的威胁。
 
    这是因为,全球的锂资源高度集中在智利的智利矿业化工SQM(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S.A.)、美国的富美实FMC(FMC Corporation)和洛克伍德,以及澳大利亚的泰利森手中,四巨头掌控着全球超过90%比例的优质锂资源。凭借绝对的垄断,四巨头时不时地联起手来控制一下锂矿开采和下游锂产品生产的节奏,营造供不应求的市场假象。
 
    全世界的锂产品市场被打造成了一个强势的卖方市场,在这个市场中,四巨头具有绝对的定价权。
 
    2012年,其中的两巨头就联手提了一次价,使得本就利润微薄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下游企业生存更加艰难,不少倒闭破产。
 
    而中国以一国之力,生产和消费了全球超过一半的锂产品。每年,国内生产巨量的陶瓷、玻璃、润滑脂等工业品,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以及消耗在核工业、航空、航天工业上的锂产品让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锂消费国。
 
    但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境内自产的锂矿却严重不能自给,锂原料的对外依存度高达90%。而每年进口的锂矿中,80%的份额被泰利森所垄断。
 
    泰利森,拥有这个世界上正在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格林布什锂矿,为全球供应了65%的锂矿石产量,其锂资源中占到全球35%的份额。一旦泰利森被美国所控制,中国的锂工业和下游所有产业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到极度危险的境地。
 
    更要命的是,未来十几年是中国战略发展新能源汽车和能源储备的关键时期,如果整个产业的最上游受制于人,国家战略的实施必将受到巨大的制约和挑战,这无异于一场灾难。。
 
    大争之世,往往个人、企业、产业和国家的命运是紧紧绑定在一起的。
 
    一场泰利森锂矿收购战,已在所难免。
 
    贰
 
    其实,蒋卫平觊觎泰利森也已经有些时日,只奈何实力不济。2012年的时候,天齐锂业还只是上市才两年的中小板公司,资产15亿,市值11亿,年营收不到4亿,净利润也刚刚突破4000万人民币。而当时泰利森的总资产将近19亿,年营收近8亿。
 
    过去20年里,全球曾有多家矿业巨头、资本大鳄出手争夺泰利森,但结局从来都是铩羽而归。所以这次洛克伍德打出50亿的高价,超出2倍溢价的大手笔,看来是势在必得。
 
    如果说天齐锂业收购泰利森是蛇吞象的话,那这场争夺战的对手洛克伍德则堪称是巨无霸。这家总部设在美国普林斯顿的化工巨头,是全球数一数二的特种化学和先进材料供应商,资产近400亿,年营收也超150亿。
 
    实力相较如此悬殊,以至于洛克伍德压根就没想到天齐锂业会参与竞争。在计划收购前,洛克伍德曾来中国转了一圈,期间把国内比较大的锂业公司转了个遍,唯独落下天齐。
 
    不在一个量级,也许洛克伍德从来就没把天齐放在眼里。
 
    实力有差距,时间还紧迫无比。泰利森的股东大会定在当年的11月末召开,大概率是通过收购决议。要在3个月时间内搞50亿,遂宁市(天齐锂业总部所在城市)首富蒋卫平就算当了自己,都凑不齐。
 
    铁了心背水一战的蒋卫平还真把自己给当了。为了凑钱,他抵押了包括家产在内的全部资产,还从国外的金融机构贷了高利贷,但还是凑不够这几十亿。
 
    就算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审批。
 
    这种涉及到国与国之间的公司并购,只在国内就需要省和国家两级发改委、商务厅(部)和外管局的审批,即使是拿到全部路条,还得通过澳大利亚政府方面的审批,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审批之外,如果以上市公司天齐锂业为收购主体的话,就必须履行必要的决策审议程序和公告义务,这无异于对外泄密。不仅会使得泰利森股价上涨增加收购成本,更会引发洛克伍德方面的警觉和相关应对策略。毕竟太多的前车之鉴已经证明,跟这种在国际资本市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相比,中国公司还是小学生水平。
 
    这家西部一隅的民营公司,拼了命地跨国收购矿业巨头,面对的却是没钱、没时间、没背景的作死境地。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齐也算是“为国买矿”。
 
    所以,是时候国家该出手了。

    叁
 
    关键时刻,中投公司(国务院批准设立,国家专门从事外汇资金投资管理业务的国有独资公司)战略入股项目的35%,工商银行提供了贷款解决了天齐资金上的燃眉之急。
 
    省和国家两级主管部门特设绿色通道,加快审批。仅两个月时间,收购需要的审批手续全部到位。
 
    11月,温家宝总理在柬埔寨金边出席第七届东亚峰会期间和澳总理吉拉德亲切交谈。同月,中澳论坛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12月,刘延东委员访澳,出席中澳建交40周年庆祝晚宴。同月,温家宝总理、杨洁篪部长分别就中澳建交40周年与澳总理吉拉德、外长卡尔互致贺电。
 
    两国利益的本质就是经济利益。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每年,我们都要从这个国家进口几千亿的矿石。
 
    澳政府相关审批也在短时间内搞定。
 
    资金和手续陆续到位,接下来才是跟对手斗智斗勇的决战时刻。这个过程中,蒋卫平把老祖宗留下来的暗度陈仓的智慧发挥到了极致。
 
    第一步,绕过上市公司天齐锂业,由蒋控制的天齐集团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名字上跟天齐无关的公司DML CO.,LIMITED,用以履行收购程序,尽量避开洛克伍德的视线。
 
    第二步,由DML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进行拦截性收购,分别在多伦多交易所收购泰利森9.99%的股权(加拿大证券法规定达到10%时需公告),以及通过场外市场收购10%的股权(达到15%需澳外资审查委员会审批)。由此,成为拥有泰利森19.99%股权的股东之后,就能在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否决洛克伍德的收购方案。
 
    第三步,向泰利森董事会提出收购要约。通过两次加价,最终以高出洛克伍德报价15%的价格与泰利森达成新的收购协议,收购完成(天齐集团持有65%股权,中投公司持有剩下的35%)。
 
    第四步,将泰利森注入上市公司天齐锂业,整个交易完成。
 
    至当年12月底,战争结束。
 
    然而故事进行到这还没算完,因为洛克伍德不答应。
 
    肆
 
    这场决定两家公司命运的战争,洛克伍德没有做错什么,然而却失败了。原因只有一个,太轻敌了。
 
    这家公司有的是钱,甚至其背后还有一些财大气粗拥有政界背景的大财团支持。洛克伍德只是不相信,一家中国西部的体量只有其几十分之一的小公司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措到数以十亿计的资金,并快速取得了相关审批手续。甚至在收购过程的紧要关头,洛克伍德仍旧坚持最初的6.5加元每股的价格。简直是看不清形势。
 
    商场如战场,洛克伍德犯了一个古往今来所有反胜为败者都会犯的错误,傲慢外加轻敌。
 
    据说在竞购落败后,仍旧不死心的洛克伍德又想方设法地多次找到蒋卫平,想再入股泰利森,但被拒绝是一定的。
 
    2013年的某一天,蒋卫平飞了趟新加坡,见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洛克伍德的董事长。据当事者回忆,老头向老蒋表示道歉后双方握手言和把酒言欢。还聊了聊人生和理想,谈了谈诗歌和远方。
 
    最后,回到国内的蒋卫平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决定:向洛克伍德出让刚刚到手的泰利森的49%股权。
 
    闹呢?
 
    肯定不是。精明如蒋者,怎么会做赔本生意。
 
    当年11月29日,天齐集团、洛克伍德与中投公司签署协议,天齐将所持泰利森14%的股份,中投将35%的股份,两者共计49%的股份以5.243亿美元转卖给洛克伍德,同时洛克伍德还向天齐提供了一份不菲的贷款(估计是低息或免息)。三者“皆大欢喜”。
 
    洛克伍德拿到了泰利森股份(付出了高溢价),中投赚了一笔快钱(6亿人民币),而天齐受益最大:获得梦寐以求的泰利森51%的控股权,又还清了大部分的银行贷款和高利贷之外,蒋卫平还捎带掠得一个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战利品:洛克伍德旗下子公司,洛克伍德德国锂业(GmbH)20%~30%权益的认股期权。
 
    GmbH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有机锂产品供应商,在有机锂加工提炼领域具有全球领先的技术和市场优势。而有机锂是锂矿提炼中的一个有着极高技术和进入门槛的业务,且更好处于当时天齐锂业触及不到的产业链下游。
 
    拥有GmbH的认股期权,就相当于拥有了全球范围内高端锂产品的丰厚收益。
 
    2016年11月,天齐突然发布公告称,终止行使购买GmbH20%的认股期权。据内部人士对笔者透露,可能是因为对方开出的加码太高,超出了天齐的心理价位。
 
    伍
 
    2014年,天齐锂业终于完成对泰利森公司包括组织和财务等方面的收购收尾工作,这座开采条件和技术成熟度、矿石储量和品位秉异冠绝全球的格林布什矿至此归中国企业所有。中国也结束了长期以来,在锂矿原料的供应上看别国眼色的时代。
 
    2004年,蒋卫平从四川遂宁市射洪县政府手中接过来一家负债6000多万,濒临倒闭的县属国企。10年后,天齐锂业摇身一变,成为能够左右全球锂业格局的巨头,仅仅是手中的这一座已探明矿石储量6150万吨,折合碳酸锂当量430万吨的格林布什矿,价值就已超过6000亿(按碳酸锂15万元/吨计)。
 
    2014年7月,洛克伍德被美国另一家化工巨头雅保(Albemarle Corp)以62 亿美元收购,全球锂业版图中,四巨头之一的洛克伍德成为历史,雅保时代正式开启。
 
    这一年,深市的中小板开启天齐锂业时代,其上扬的股价穿越过2015年那场惨绝人寰的大股灾,一路势如破竹无法阻挡。3年时间不到,从区区不到20亿的市值火箭蹿升至800亿,终成一代十倍股神话。
 
    当年把房子都抵押了的蒋卫平,如今以近300亿的身价,在新能源产业富豪榜上排名第二,仅次于王传福。
 
    这些都是后话。
 
    2014年6月,埃隆·马斯克向全世界宣布,为了推动电动汽车技术的发展,特斯拉开放所有专利。这一年的北美豪华车市场,特斯拉超过奔驰、宝马和奥迪。
 
    也是在这一年,中国政府密集出台多项鼓励发展新能源汽车的产业政策,优惠政策和巨额补贴的双重刺激下,蛰伏已久的新能源汽车浪潮终于在这一年迎来大爆发。是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暴增破纪录的325%。
 
    电动汽车代替传统燃油汽车的过程,本质上就是金属锂代替石油的过程。所以,这个新能源汽车正在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之势席卷而来的时代,围绕着产业链最核心的锂资源的争夺战,正迅速升级。
 
    锂的战争,刚刚开始。
 
关于我们: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China Industrial Association of Power Sources,缩写CIAPS) 是由电池行业企(事)业单位自愿组成的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主管部门为工业和信息化部。协会成立于1989年12月,现有460多家会员单位,下设碱性蓄电池与新型化学电源分会、酸性蓄电池分会、锂电池分会、太阳能光伏分会、干电池工作委员会、电源配件分会、移动电源分会、储能应用分会、电池设备分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等十个分支机构。
本会专业范围包括:铅酸蓄电池、镉镍蓄电池、氢镍蓄电池、锌锰碱锰电池、锂一次电池、锂离子和锂聚合物电池、太阳电池、燃料电池、锌银电池、热电池、超级电容器、温差发电器及其他各种新型电池、电池系统解决方案,以及各类电池用原材料、零配件、生产设备、测试仪器和电池管理系统等。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资讯浏览
市场报价
网上展厅
 
网站首页 | 网站招聘 | 协会介绍 | 授权运营 | 网站服务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协会章程 | 理事会名单 | 优秀会员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沪ICP备11004255号-6 站点地图
按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服务热线:13661941470